一炷香的工夫之后,臃肿男子一连吃了两大海碗的羊肉面,这才心满意足之中站起了身来。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成长进步和优化改良的速度,开始变得越来越慢,直至细若游丝,几不可见。“家主,这些锅碗瓢盆一应调料,可都是家主带过来的么?”

时至此刻,风和日丽,阳光明媚,视线也是极好。那个弟子连忙拿着无名提着的头颅去验证去了。

  今日社评

  “接诉即办”打通民生服务最后一公里

  保障和改善民生,要把人民群众的小事当作大事,从人民群众关心的事情做起,从让人民群众满意的事情做起,更多从群众的需求出发想问题、做事情,建立健全服务群众“快速响应机制”“限时办理机制”和“当事人满意评价机制”,把民生服务作为考核政府工作的一项重要指标。

  从今年1月1日开始,北京市人民政府便民电话中心12345市民服务热线开始将街道(乡镇)管辖权属清晰的群众诉求直接派给街乡镇,街乡镇要迅速回应,接诉即办,区政府同时接到派单,负责督办。据市政府便民电话中心有关负责人介绍,“接诉即办”实施以来,影响市民正常生活的诉求一般2小时内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必须及时响应,确保案件有进展,目前全市328个街乡镇全部实现了由12345直接派单,案件办理时间、速度和效果都有明显提升。

  “接诉即办”是北京市12345市民服务热线探索创制的一种新型工作机制,实施以来收到积极的社会效果。以前12345接到市民的诉求后,先要把问题交到区级分中心,再由各个中心派给相关街乡镇,一来一去,时间拉长了不说,办理效果有时也难免打折扣。现在12345直接派单到街乡镇,省去了中间环节,解决诉求的时限也从原来的15个工作日,缩短为7个自然日,效率立马翻倍。“接诉即办”省去了中间环节和往返时间,强化了为群众办实事的实效,体现了政府加强和完善公共服务、切实保障和改善民生的根本宗旨。

  市委书记蔡奇指出,做好民生工作要坚持民有所呼,我有所应,抓住群众关心关切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尽力而为、量力而行、一件小事一件小事地办好,凡是市民诉求、媒体曝光、12345热线反映的问题,各单位都必须闻风而动、接诉即办。北京市委十二届七次全会明确今年要重点抓好十方面工作,其中明确提出,坚持民有所呼、我有所应,市民的诉求就是哨声,凡是市民诉求、媒体曝光、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反映的问题,各区各街乡各相关部门都要闻风而动、接诉即办。12345直接派单、街乡镇“接诉即办”工作机制,是贯彻市委全会精神、落实“民有所呼,我有所应”要求的具体行动,是切实保障和改善民生,打通民生服务“最后一公里”的有效举措。

  12345接电话、派问题,街乡镇闻风而动、接诉即办,与北京市正在深入推行的“街乡吹哨、部门报到”改革一脉相承、相得益彰。“吹哨报到”改革主要针对“七八个大盖帽管不住一顶草帽”“看得见的管不了,管得了的看不见”等现实难题,着力创新基层治理体制机制,为街乡赋权,促进治理资源下移,不仅打通社会治理的“最后一公里”,而且补上服务群众的“最后一米”。相应的,“接诉即办”机制主要针对市民诉求中便利性、宜居性、安全性、公正性、多样性需求较高的特点,要求优化办事流程,提高办事效率,相关值班岗位24小时有人值守,职能部门闻风而动、迅速处理、及时反馈,让群众家门口的操心事、烦心事、揪心事有人办、马上办、能办好,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从“吹哨报到”改革到“接诉即办”工作机制,解决的大多是胡同周边乱停车、商家占道经营、居民家中水电气热出故障等问题,这些问题在旁人看来可能是小事,但对当事人来说,都是不折不扣的大事。保障和改善民生,就是要抓住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把人民群众的小事当作大事,从人民群众关心的事情做起,从让人民群众满意的事情做起。要更多从群众的需求出发想问题、做事情,建立健全服务群众“快速响应机制”“限时办理机制”和“当事人满意评价机制”,把民生服务作为考核政府工作的一项重要指标。

  只有做好这些工作,才能不断完善公共服务体系,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形成有效的社会治理、城市治理和基层治理,使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

  本报评论员 潘洪其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应该只是一道虚影,但是尽管只是一道虚影,那也是强横无比的虚影,同级别之中没有人能抗衡才对。“轰!”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双方狠狠撞到了一起,那个年轻人轰出来的红色的火光在无名的撼山印的碾压之下,根本就不是对手,直接被碾压成光粒,那个年轻人见状,顿时猛然狂退,想要退出无名的撼山印的攻击范围。

  “引进节目+知名艺人=爆款综艺”的模式结束了

  近日,《奔跑吧》官宣新一季明星MC名单,原班人马中的中流砥柱邓超、陈赫与王祖蓝以及人气明星鹿晗将告别节目,而在2018年综艺舞台上大放异彩的朱亚文和王彦霖,以及在韩国出道的新一代偶像黄旭熙与宋雨琦,将成为跑男团的新成员。

  作为第一批尝试新模式的真人秀,“跑男”在2013年开播后曾经一度霸占国内综艺节目的头把交椅,节目所拥有的七名大牌MC阵容也开启了明星综艺时代,加上外景拍摄与豪华道具,“跑男”可以说是综艺走向大制作的一块里程碑。这档老牌综N代已经走到了第七个年头,实属季播综艺中的奇迹。

  明星嘉宾更新换代不仅意味着该节目通过更换血液自我提升的一个机遇,同时对于离开的明星来说,把重心放在综艺节目的日子即将翻篇。综艺节目与明星,在度过将近六年的蜜月期后,又到了重新思考彼此关系的时候了。

资料图:“跑男团”成员鹿晗、邓超。 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资料图:“跑男团”成员鹿晗、邓超。 中新社记者 刘文华 摄

  观众的好奇心和窥私欲

  催生明星参加综艺

  诚然,在2013年前后,“引进成熟的节目模式+国内知名艺人出演=爆款综艺”是一个可以成立的等式。那时,除了在专业竞技和选秀类的节目中,专业技巧过硬的大牌评委经常被请来镇场子,最活泼的桥段也就是在评委席上插科打诨,还有就是《快乐大本营》这样的老牌游戏节目和访谈节目,每一期通常都是处于宣传期的明星,热热闹闹地玩一些室内游戏,其他时候,观众几乎没怎么见过大明星撒丫子欢快“放飞”状态。正是在这样的现实情况下,以《奔跑吧》《极限挑战》《爸爸去哪儿》等一系列由明星担任MC的室外真人秀隆重登场。观众们通过或刺激或滑稽的游戏环节,目睹了完美形象的女神素颜滚泥潭的窘迫,见识了票房影帝机智过人的谐趣和搞怪,见证了“不老男神”作为一位普通家长时的温情和家常……观众们因为好奇心与窥私欲,可以说对这些节目欲罢不能。

  真人秀通过游戏和场景让明星嘉宾处于更加真实的拍摄环境中,促使他们在极限状态中表现出真我,再加上精巧的人设引导,使得大明星得以平凡化与细节化。一方面,这使得不少明星的形象更具层次性,开启了新兴事业巅峰,比如邓超走上喜剧道路就是在录制跑男之后,李晨则通过“大黑牛”的人设开始在硬汉领域站稳脚跟,Angelababy则在性格方面摆脱了花瓶的刻板印象,女汉子的设定让她的形象更为多元;另一方面,一些不被熟悉的明星在出演综艺后,通过节目中的人设大范围提升国民度,最典型的就是《极限挑战》中的张艺兴,以踏实努力单纯善良的“小绵羊”形象顺利出圈。这也是为什么直到现在新晋偶像团体依然会选择综艺(团体综艺/频繁出演综艺节目)来奠定自己的基石。因为真人秀的环境最能塑造一个人的人设,而且能拉近明星与观众之间的距离。当然,这也就造成了一个反作用,即明星回到荧屏或者大银幕中塑造影视角色时,戏中人与观众的距离又拉不开了,角色的高度自然就差了。比如,现在孙红雷再去出演余则成,观众们大概率就会出戏,这也是为什么章子怡粉丝如此焦虑电影演员频繁出入真人秀的原因。

  观众成长后

  明星靠综艺翻红难度加大

  有一项数据曾经记录,2017年电视综艺播放量TOP15中100%都是真人秀,同时竞技类更是占据了将近1/3。且不说数据精细与否,凭借我们的直观印象,2017年的确已然是“全明星皆综艺”的景象,然而也是这一年,我们开始明显地察觉到了综N代的颓势与明星上综艺的效果失灵。比如《花儿与少年3》一旦收敛了勾心斗角的节奏,立刻用和谐友爱的节奏换来了收视平平,这档节目从此再无高潮;而一些流量配置满满的节目竟然也没在综艺史上留下什么色彩,成堆的明星做了各种各样的任务都吸引不了观众的兴趣。这其中,最浅显的原因自然是DD观众成长了。

  节目短时间内的井喷很容易透支观众的新鲜感,观众不仅对于游戏环节有了更高的要求,而且也敏锐地察觉到剧本的痕迹,并且开始厌恶套路化的出演方式。在韩国,综艺节目的“求生欲”似乎更强烈,明星嘉宾会思考自己的人设对应的观众需要是不是变了,比如年纪大了、体能下降如何维持游戏上的活力,以及节目中的CP线如何应对嘉宾生活状态的变化。还有,当与同类型明星撞款了,如何凸显自己的独特性?

  那段时间国内令人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当女艺人扎堆在亲子类节目和户外真人秀出镜,这时候赵薇在《中餐厅》中精明能干的老板娘的形象就夺人眼球了,一方面这与她营造的小燕子经典形象形成反差,另一方面与她近年来营造的投资人形象互相应和,与此同时,主打同学情和怀旧牌圈粉无数。可惜的是,到了第二季,赵薇的形象并无更大突破,节目基本照搬第一季的路数,而在此之前,刘涛早以“知心大姐”的贤妻形象更新了老板娘的代言人,中生代女星暂无其他招数。这也充分证明,同类型的演员可以在丰富镜头语言中塑造不同的角色,但在综艺这个简单的“秀”里,人设相对单薄,明星撞型几乎每一季都在发生,越到后面明星企图靠综艺翻红的难度就越大。

  综艺节目邀请嘉宾

  需要对明星定位清晰

  相比于老牌热门真人秀以及其中的明星有明显的颓势,我们意外地发现一些新形态和垂直类的综艺节目反而表现出了意外强劲的“造星能力”。最典型的恐怕就是《明星大侦探》,节目捧红了明侦五人组,尤其是年轻一辈的白敬亭、鬼鬼、王鸥,包括后来的刘昊然、张若昀等,靠这档烧脑的探案推理节目圈粉无数。首先作为一档定位更垂直的节目,很容易找到自己的目标观众,以及他们喜欢什么样的嘉宾。比如推理爱好者对于嘉宾的逻辑、分析能力有一定的要求,娱乐只能作为锦上添花的加分项,同时这档节目以情景剧的形式呈现,因此也需要嘉宾有一定的演技。所以节目所找到的嘉宾基本都是逻辑能力与表达能力较好,要么是善于推理和分析的学霸取向的明星,要么是善于搜证和细心谨慎的女嘉宾。一群具有一定相似点的明星聚在一起也更容易产生火花,具有团魂,于是明侦团很快就拥有了自己的“团粉”。与此相反的是,《明星大侦探》原班人马打造的《我是大侦探》中明星的替换就遭受了猛烈的攻击,像韩雪、马思纯、邓伦也是观众缘比较好的明星,但是他们与“推理”的气质实在相去甚远,无法博得节目粉丝的认可。与《明星大侦探》类似的还有《奇葩说》、早期的《火星情报局》这样强调口才和反应能力的脱口秀,以及《声入人心》《声临其境》这样展示专业领域内拔尖人才的竞技节目,综艺节目对于明星嘉宾的需求和定位越清晰,越具有独特性,也就越有利于明星和节目彼此需求匹配,且容易出挑,被观众记住。

  目前真人秀中小众节目反而容易出爆款,且明星走红快,热门的户外竞技和游戏类节目反而市场不明朗,后者能成功的关键在于明星MC之间需要培养默契,提升综艺感。但是,普遍来说,内地明星没有追求综艺感的职业传统,即使有综艺天赋很好的明星,团队内也没有职业氛围来督促大家一起研究“怎么才能更搞笑”。许多明星一旦靠综艺出名后就会考虑转投影视方面的机会,同时也会担心在节目放飞的形象会影响自己的演员形象,进而收缩自己在综艺方面的表现。以韩国、日本为例子来说,不仅有成规模和职业传统的谐星、综艺明星群体,对于所有参与综艺的明星来说,也会有年度奖项、综艺能力的评价来督促大家更加敬业、专业,有所突破。但在国内目前的环境来看,综艺能力还没有到被认可为专业技能的地步,甚至对于不少明星来说,只是洗白或者走红的跳板。如果大家都默认了综艺的这个地位,节目组自然也有立场能对明星提出更高的要求。

  豆包(娱评人)

“没想到竟然可以看到这么多亚龙种的生物!”天莫也有些惊讶道,“自从龙族隐匿之后倒是很少能够看到如此众多的亚龙出没!”无名冷漠着什么都不说,只是盘坐着漂浮在血池的上空,在无名的周围,天莫正在念念有词的不断掐着印诀,那一片片的符箓开始凝聚成一个人形。石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丝欣喜之意自其双眼之中流露而出。 (责任编辑:王营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