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面面相视,难道就这么结束了?“无名,一元宗弟子!”无名笑笑,不过看他的神情似乎是没有听说过自己的名字,想来应该是很久之前就已经进入到岛内深处修炼了,不然应该多少都听说过自己。“谨遵家主吩咐!我等定当不辱使命!”众人闻听石暴所言,尽皆是双手一拱,异口同声地说道。

随后,他就会认准一个目标,在哈喇子随风飘荡的过程中,将认定的目标猎杀,随即随意地选择一处合适的所在,将猎物认真地处理一番。“不了,我的麻烦可不少,到时候说不定还是要连累你们呢!”无名摇了摇头,便拒绝了,之后他要更深入万妖岛之中,猎杀妖兽祭练霸体金身。

  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是人类文明的公敌,也是国际社会共同的敌人。打击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既是世界性问题,也是世界性难题。近年来,新疆在中央政府的领导下,在借鉴吸收国际社会反恐经验的基础上,坚持从实际出发,积极探索依法打击防范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有效路径。新疆坚持“一手抓打击、一手抓预防”,既依法严厉打击暴力恐怖犯罪,又重视开展源头治理,通过着力改善民生、加强法制宣传教育、依法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进行帮扶教育等多种方式,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免遭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侵害。由于有效采取了预防性反恐措施,新疆社会环境发生了明显变化,呈现出大局稳定、形势可控、趋势向好的态势,已连续两年多未发生暴力恐怖案件,极端主义渗透得到有效遏制,社会治安状况明显好转,各族群众安全感显著增强。但恰在新疆形势好转,暴恐活动得到有效遏制时,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一些人士却大搞双重标准,无端指责新疆反对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一些举措是“侵犯人权”。在此有必要用事实揭穿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真实图谋,让世人正确认识新疆反恐怖主义与去极端化斗争的正当性。

  新疆自古就是中国领土的历史事实粉碎了民族分裂主义的图谋。民族分裂势力企图混淆视听,并妄图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但新疆自古就是中国领土,新疆地区始终在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格局下发展。公元前60年,西汉在新疆地区设立西域都护府,标志着新疆地区正式纳入中国版图。唐代先后设置安西大都护府和北庭大都护府统辖天山南北。元代设北庭都元帅府、宣慰司等管理军政事务,加强了对西域的管辖。清朝对新疆地区实行了更加系统的治理政策,1762年设立伊犁将军,实行军政合一的军府体制,1884年在新疆地区建省。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新疆和平解放。1955年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疆进入了历史上最好的繁荣发展时期。尽管新疆地区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些王朝、汗国,但它们都是中国疆域内的地方政权形式,都是中国的一部分,从来不是独立国家。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容置疑,民族分裂主义的主张显然毫无历史根据。

  新疆地区历来是多民族聚居地区的历史事实痛斥了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扬言维吾尔人是新疆唯一的“主人”的荒谬观点。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否认中国各民族共同缔造伟大祖国的历史,但从古至今,新疆地区一直生活着很多民族,各民族迁徙往来频繁。每个历史时期都有不同民族的大量人口进出新疆地区,都是新疆的共同开拓者。新疆地区既是新疆各民族的家园,更是中华民族共同家园的组成部分。最早开发新疆的是春秋战国时期生活在天山南北的塞人、月氏人、龟兹人、疏勒人等,秦汉时期有匈奴人、汉人、羌人,魏晋南北朝时期有鲜卑、柔然、高车等,隋唐时期有突厥、吐蕃、回纥,宋辽金时期有契丹,元明清时期有蒙古、女真、党项、哈萨克、满等。至19世纪末,13个主要民族定居新疆,形成维吾尔族人口居多、多民族聚居分布的格局。如果说,新疆历史进程是一个大舞台,那么,很多民族都在这个舞台上扮演过主角,所谓的维吾尔人是新疆唯一“主人”的观点极其荒谬。

  维吾尔族是经过长期迁徙、民族融合形成的,并非突厥人后裔这一历史事实沉重打击了分裂分子和宗教极端分子的“泛突厥主义”。“泛突厥主义”鼓噪所有操突厥语和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联合建立“政教合一”的“东突厥斯坦”国家,但历史表明:维吾尔族先民的主体是隋唐时期生活在蒙古高原的回纥人。840年,回鹘汗国被攻破,回鹘人除一部分迁入内地同汉人融合外,其余分为三支:一支迁往吐鲁番盆地和今天的吉木萨尔地区,建立了高昌回鹘王国;一支迁往河西走廊,与当地诸族交往融合,形成裕固族;一支迁往帕米尔以西,分布在中亚至今喀什一带,与葛逻禄、样磨等部族一起建立了喀喇汗王朝,并相继融合了吐鲁番盆地的汉人、塔里木盆地的焉耆人、龟兹人、于阗人、疏勒人等,构成了近代维吾尔族的主体。这表明维吾尔族在唐代是从蒙古高原上逐渐迁徙到西域的。

  新疆地区各民族文化是中华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史实戳穿了宗教极端主义割裂中华文化与新疆各民族文化联系的企图。考古证实,早在先秦时期,新疆地区就与中原地区展开了密切交流。西汉统一新疆地区后,汉语成为当地官府文书中的通用语之一,中原地区的农业生产技术、礼仪制度、书籍、音乐舞蹈等在新疆地区广泛传播。与此同时,琵琶、羌笛等乐器也由新疆地区或者通过新疆地区传入中原地区,对中原地区音乐产生了重大影响。中华文化宝库中,就包括维吾尔族十二木卡姆艺术、哈萨克族阿依特斯艺术、柯尔克孜族史诗《玛纳斯》、蒙古族史诗《江格尔》等各民族的文化瑰宝。增强中华文化认同是新疆各民族文化繁荣发展之魂,只有把中华文化作为情感依托、心灵归宿和精神家园,才能促进新疆各民族文化的繁荣发展。

  新疆地区历来是多种宗教并存的史实揭穿了宗教极端主义鼓吹伊斯兰教是新疆各族人民唯一信仰的宗教这一谎言。公元前4世纪以前,新疆地区流行的是原始宗教。从公元前4世纪起,祆教沿着丝绸之路陆续传入新疆地区。大约在公元前1世纪,佛教传入新疆地区,形成以佛教为主、多种宗教并存格局,至公元4世纪至10世纪,佛教进入鼎盛时期。同时,道教、摩尼教和景教(基督教聂斯脱利派)相继传入新疆。9世纪末10世纪初,伊斯兰教传入新疆南部。接受伊斯兰教的喀喇汗王朝于11世纪初攻灭于阗,将伊斯兰教强制推行到这一地区,形成了南疆以伊斯兰教为主、北疆以佛教为主,伊斯兰教与佛教并立的格局。16世纪初,新疆地区形成了以伊斯兰教为主、多种宗教并存的格局。18世纪开始,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相继传入新疆地区。以伊斯兰教为主、多种宗教并存的格局一直延续至今。由此可见,以一种宗教或两种宗教为主、多种宗教并存是新疆宗教格局的历史特点,交融共存是新疆宗教关系的主流。这表明,伊斯兰教既不是维吾尔族等民族天生信仰的宗教,也不是其唯一信仰的宗教。但宗教极端主义却打着伊斯兰教旗号,完全违背宗教教义,把极端思想与宗教捆绑在一起。

  事实表明,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宣扬不同宗教、文化、社会之间的不容忍,不仅违背历史事实、毫无根据,还挑战了人类的公理与尊严,对人权造成严重危害。《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揭露了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的真实面目,肯定了新疆反恐怖主义与去极端化斗争是保障人权的正义之举。实践证明,新疆坚持运用法治方式,一手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一手抓预防性反恐,满足了新疆各族人民对安全的殷切期待,维护了新疆社会和谐稳定,具有充分的正当性和法理依据。

  (执笔:张子谏、邢广程)

  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独远,再次,道“好了,你下去调息,我还有一些事情处理!”显然岁月悠悠,各种飞禽走兽,草木石怪被灵脉依附,成精成怪,成妖成魔,成为血云窟之中高低等妖魔,除此之外,血云窟地下龙脉无人打理。打铁般的声音再度响起,大猪凶着脸,不断地撕咬着,即便是苏大聪立足于谛视期境界也拿它没有任何办法,这只猪的肉身坚硬比之寻常的凶兽都不差,硬的像是一块神铁般,一番激战反而是自己被咬了数个大牙印,看上去很狼狈。

  高鑫 苏明哲很自私,但也很憋屈

电视剧《都挺好》剧照

  正午阳光出品的都市生活剧《都挺好》正在热播,高鑫演了一个不怎么讨喜却非常真实的“中国式长子”苏明哲,他好面子,想充老大,当孝子,却处理不好原生家庭与新生家庭的关系,“我经常会看网友的评论,大家能在这部剧里找到生活中的影子,甚至有人能找到自己的影子。”

  高鑫说自己在生活里跟苏明哲完全不同,“我性格多变”,有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有时候“可以聊天聊到你烦”。

  《都挺好》撕掉亲情“遮羞布”

  苏家三兄妹,高鑫饰演的苏明哲是大哥,他总想让家庭和谐,但是“苏家一家子戏精,一个比一个有个性”。苏明哲总说“都是一家人嘛,不至于”。可越是掩盖矛盾,矛盾冲突就越激烈。

  在高鑫眼里,苏明哲是“苏家唯一的既得利益者,很自私,但也很憋屈”。

  起初,高鑫也没有想到网友会对苏明哲有这么大的意见,毕竟与苏大强的花式作妖、弟弟苏明成啃老成性相比,苏明哲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隐藏得比较好”,但后来越看网友评论,高鑫越觉得好玩儿,网友目光如炬,“他们分析人物、分析剧本比我们(演员)看得还透彻。”

  随着《都挺好》剧情不断推进,热度也在走高,高鑫和同组的演员也习惯了互相调侃,“看看今天是家里哪一位被观众骂。”

  高鑫说,《都挺好》之所以被观众讨论,“是因为从来没有哪部剧会把亲情中一些不要脸面的地方展现给观众看,它撕下了一块‘遮羞布’。”

  演出猥琐太子的没文化,蛮难的

  合作多年,高鑫已经是正午阳光出品剧集中的熟脸。“以前还找我演帅哥,现在都找我演另类的角色了。”

  说起高鑫口中的“另类角色”,就不得不提2015年热播的古装剧《琅琊榜》里他饰演的太子萧景宣,嚣张跋扈、有恃无恐,让人印象深刻。

  高鑫进组后,看了大殿上的一场群戏,发现所有演员的表演方式和语言节奏都很接近,正派端庄,“如果我和大家都演成一样的话,那么哪个是我,哪个是别人呢?”

  他琢磨着要演一个猥琐的太子。既然萧景宣已经是太子了,身边所有的人都工于心计,那么他完全不需要动脑子,“我有他们就够了,太子每天都很快乐,不学无术,这样就给了观众一个交代,也给了梅长苏一个交代,太子下台是应该的。”

  高鑫笑言,“要把太子没文化的感觉演出来也是蛮难的,但是我要成全梅长苏,让他的行为动机是合理的。”

  尔豪不渣,何书桓才是真正渣男

  有一次高鑫和朋友在微信群里聊天,发了一张自己跳舞的表情包,结果朋友们轮番发来各种各样尔豪的表情包,秒变斗图群,“我一看他们的表情包比我还多,我就不玩了。”

  随着一次次重播,有网友发现,尔豪其实是个渣男,但高鑫却觉得他也是受害者,“何书桓才是渣男,一会儿撩这个,一会儿撩那个。尔豪是可云消失后,在单身状态下追求的方瑜,他对可云消失的原因也并不知情。”

  ★曾梦想做一名军人

  高鑫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军人,后来考上北京电影学院,也算是误打误撞,“刚好北京电影学院来上海招生,我在我家楼下看到招生简章,就跟我妈说想去考。”

  因为母亲是上海戏剧学院的老师,高鑫从小对表演也有接触,“我准备了三天的时间,我妈帮我辅导的,就去考试了。”高鑫也不紧张,很顺利地过了三试。

  到了大四,当周围同学都在找实习单位,考虑毕业之后要不要留在北京的时候,高鑫反而没有焦虑,他回忆起了当时学校流传的一个段子,“我坐在窗台上发呆,有人问我,‘师哥你是在为毕业而苦恼吗?’我说,‘没有,我在想是去西直门打游戏,还是去蓟门桥打游戏。’”

  ★不懂浪漫,懂幽默

  高鑫自认不是一个浪漫的人,脑子里也没有“浪漫”这个词。“有时候偶尔一浪漫,可能带来的是惊吓而不是惊喜。”关于婚姻的保鲜与家庭经营之道,高鑫的妙招是幽默,“虽然我不懂浪漫,但我懂得幽默,经常开点儿小玩笑来调节下气氛。”

  他把家庭的经营比做打太极,“有正手就必须得有反手,有进必须得有退,如果大家都不退,那两个巴掌就会拍到一块儿。”

  【新鲜问答】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在《都挺好》中演老二苏明成?

  高鑫:郭京飞比我更适合,他身上有股贱贱的幽默感。

  新京报:你的婚姻保鲜秘诀是什么?

  高鑫:大家都说理解万岁,但是真正能做到理解别人的人特别少,我愿意勇敢地去做这个理解别人的人。

  采写/新京报记者 武芝 艺人供图

片刻之后,体内也恢复了大半,无名决定要离开狮鹫山谷,在这里无时无刻不是出于危险之中,还要小心提防那些半步传奇和传奇境界的狮鹫兽,这样的日子他已经有些厌倦了。姜遇只得压抑住异样的感觉,迅速炼化掉几株大药,这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奇珍,价值都无法估量,现在却被姜遇用来修复伤势,即便这样,在一股股精纯的能量入体之后,也仅仅是将他的伤势暂时压制了下来,距离康复还差的很远。虽然在这些妖兽的眼皮子底下调息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但是现在已经身受重伤,已经没力气了,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试试运气了。 (责任编辑:山田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