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纵人眼前皆是剑光。越往后姜遇便越心惊,空洞的紫色头颅演变为红色头颅,飞出一道道红色的迷蒙雾气,铺天盖地涌向韦曲,偶尔能够听到他的呻吟声,显得十分虚弱。他的天劫十分强大,连姜遇都为之担忧。话说一半之时,石府管家林扶谨看到石暴抬手示意,似乎有话要说,于是其言语一顿,看向了石暴。

最终,姜遇以陷空指强行击穿了一只嗜血蝠的头部,另一只银色嗜血蝠也被他一拳轰成血雨,韦曲也以手中白骨打碎了一只嗜血蝠。要是这样一味冲击下去,要不了多久,等待自己的分明就是一败涂地,何谈上上之策?!为了将“一窝蜂”彻底击败,一劳永逸地解决它们地疯狂进攻和如影随形的追击,只有试试斩首行动,才是上上之选。

  法者|律师庄卓:申诉到最高法,为当事人洗冤13年终获无罪

  在过去的13年里,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庄卓,坚持为当事人刘桂吉无罪辩护,案件从基层法院一直走到最高人民法院,历经一审、二审、两次再审,刘桂吉终获无罪。

  刘桂吉曾是江苏灌云县一名中心小学校长,2005年他和学校的会计徐盛东、出纳刘云洪一同被检察院指控贪污公款,最初一度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13年6个月、13年。

  2018年11月,案件经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审,纠错平反。13年的无罪辩护之路,也曾三次申诉被驳回,庄卓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办案过程中最大的阻力就是自身的妥协,但想到做下去就是帮人家洗冤,就又燃起了希望,“面对一个错案得不到纠正,我内心无法平静”。

  在庄卓带动下,法德永衡律所周毅、蔡钧、杨磊、任忠敏等律师纷纷加入,组成7人律师团为三名当事人申诉,无偿代理案件。13年来,他们代理、协助当事人向法院、检察院甚至刑罚执行机关申诉,几乎穷尽了法律规定的所有申诉程序,也几度联系全国人大代表向司法机关反映案件情况。

  刘桂吉说,是庄卓律师团队的坚持给了他信心。

  2019年3月9日,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律协副会长吕红兵在委员通道接受采访时提及此案,他说,在防范冤假错案方面,律师是司法机关最值得信赖的“同盟军”,不可或缺,无法替代。“我们办的不是案子,是他人的人生。一个案件的背后,就是一桩婚姻、一户家庭、一个人的自由、一家企业的未来。”

  律师庄卓 受访者供图

  走访10多名证人取证

  案件的阴影至今仍未消除。72岁的刘桂吉说,多年来,他在家里看电视剧,看到服刑的镜头会马上站起来走开,因为会想起自己服刑时的场景,“不堪回首”。

  检察机关最初指控,1999年底,刘桂吉等三人利用中心小学为辖区各村小学代购书本之机,将31万余元私分。案件进入一审审理阶段后,受刘桂吉家属的委托,庄卓开始担任刘桂吉的辩护人。第一次会见时,刘桂吉就哭诉,自己没有贪污公款,希望律师能帮他洗冤。

  之后,庄卓开始查阅案卷材料、走访证人。刘桂吉的儿子刘师告诉澎湃新闻,当时是冬天,下着雪,他陪着庄卓踩着泥路,进村入户先后到各自然村调查走访了10多位村小学会计,证人一开始不愿意见面,庄卓跑到他们家里反复跟他们讲,终于取得证言。这件事,让他对庄卓建立起了信任。

  后来庄卓总结这个案件,发现这是一起由错账导致的错案。在2000年之前,当地各村小学购买书本的费用都是集中交到乡中心小学,由中心小学统一购买后发回各村小学。当时,各村小学没有钱买书本,于是就给中心小学打了欠条,中心小学的会计在做账时,把应收账错记成现金收入账。实际上,中心小学根本没有收到这笔钱。

  一审开庭,作为刘桂吉辩护人,庄卓为其作无罪辩护。他当庭指出,起诉书中有多处事实不清。在他的申请下,多名村小学会计出庭作证。

  然而两次开庭后,检察机关撤回起诉,之后又追加指控刘桂吉、徐盛东、刘云洪私分代办费、回扣费等。待检察机关重新起诉后,两名出庭证人推翻了此前的证言。

  2005年6月,一审法院法院以贪污罪分别判处刘桂吉、徐盛东、刘云洪有期徒刑14年、13年6个月、13年。

  当事人不服,上诉至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还是维持了有罪判决,但将3人的刑期分别减少了2年到1年6个月不等。

  案件虽然终审判决了,庄卓仍决定无偿为刘桂吉代理申诉,还把本案的另外两名当事人也纳入无偿代理范围。“每每回想这个案子觉得太冤,当事人家庭经济情况比较差,做律师也不是什么钱都要挣”,庄卓说。

  正如庄卓在二审辩护词中写道:“这个案件肯定是一个错案,无论时间多久,过程多么曲折,我一定要想办法还他们清白,给他们尊严,给法律尊严。”

  组成律师团无偿代理申诉

  在庄卓带动下,法德永衡律所谈臻、周毅、蔡钧等律师纷纷加入,组成7人律师团,为这起错案的纠正奔走。

  申诉无期限,每个月寄出的申诉材料大多石沉大海,没有回音。“这时候是最难熬的。”庄卓坦言。在代理申诉最困难的时刻,庄卓想到了能不能向教育界的全国人大代表反映情况,推动司法机关继续复查案件。后来,联系到两位曾经的全国人大代表,一位是楼文英老师,一位是张红老师。

  他通过公开查询代表名录找到他们,然后前往拜访,向他们反映推动案件复查中遭遇的困难。庄卓说:“不论是楼文英老师还是张红老师,我与他们都素不相识,两位人大代表对我们反映的情况非常关注,通过人大代表联络工作渠道向司法机关提出了复查的建议,对案件得以深入复查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

  经过努力,2010年5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连云港中院审再审该案。2013年5月,连云港中院作出再审判决,采纳了3名当事人共同贪污31万多元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但认定3人私分代办费、回扣费等行为构成贪污,据此仍作出有罪判决,改判刘桂吉免予刑事处罚、徐盛东有期徒刑两年,刘云洪有期徒刑一年。此时,三人已经在服刑了8到9年不等,也因为减刑、假释而获得了自由。

  庄卓不甘心,“这些指控存在金额未达立案标准、款项早已退给纪委、超过追诉时效和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等情况。”他说,当时这个结论不符合法治精神,不利于维护法治的威信和尊严。

  庄卓说,虽然法院大幅度减少了刑期,但是并未从根本上洗涮当事人的不白之冤,他们决定继续代理当事人提出申诉。不过,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很快就驳回了申请。

  申诉到最高法第三巡回法庭,终获无罪

  案件到了这个阶段,庄卓坦言自己有些懈怠了,毕竟自己的当事人刘桂吉已经被判免于刑事处罚。但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南京设立第三巡回法庭,这让他重新燃了信心和希望。

  在“三巡”开始办公后不久,当事人即提出再审申诉。庄卓说,三个月的复查期内,“三巡”法庭召集三名当事人和律师,告知将该案指定江苏省院再审。指定再审之后,江苏省高院于2018年7月公开进行了审理,江苏省检察院出庭检察官明确提出了三名当事人全部无罪的检察意见。

  庄卓回忆,检察官提到“无罪”的时候,三个当事人在法庭上都掉下了眼泪。2018年11月1日,江苏省高院宣判三人无罪。而此时,当事人徐盛东2017年已经因病故去。

  刘桂吉在法庭宣判后说:“庄卓等律师为我们这个案子跟踪了十几年,借这个庄严的法庭我感谢他们。”

  庄卓今年49岁,现在是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副主任,执业二十多年了。江苏省司法厅副厅长王君悦评价说,在纠正刘桂吉等人的错案中,庄卓等几名律师用10多年的坚守,展现出党员律师过硬的职业素质、职业操守和职业精神。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律师队伍快速发展,正需要庄卓这样的律师,为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创造规范有序的法治环境发挥更大作用。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实习生 张宇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实习生 张宇

不道奔了多久,悍匪张瀚见身后无人,于是落在一处林中高地,解开小童昏穴,虽然这解开有些奏章,但是凭借玄真帆的妙用也非难事。“明人不说暗话,我与你谈个条件如何?”黑衣人冷冷道。

  据报道,歌手邓紫棋(本名:邓诗颖)3月7日宣布和经纪公司蜂鸟音乐解约,昨日有网友发现,解约后“邓紫棋”这个名字已被经纪公司注册,那邓紫棋到底还能叫邓紫棋吗?

  在天眼查中可以看到,蜂鸟音乐有限公司在2014年9月5日申请了“邓紫棋”的商标,2015年7月20日通过初审,在2015年10月21日进行注册公告,有效期10年。

  而这并不是第一起艺名被他人注册为商标的新闻。1995年,“金龟子”刘纯燕因主持《大风车》节目一炮而红,她陪伴了中国亿万儿童的成长。不过,通过查询得知,“金龟子”的商标却不在刘纯燕自己手里。从商标局网站查询,“金龟子”相关商标有126个,早在1994年和1995年就有人注册相关商标,1998年之后有公司大批量注册该商标。忍无可忍之下,2017年10月11日,刘纯燕以“金龟子”商标侵犯自己的姓名权为由,申请宣告无效,并最终获得了支持。

  那么,“邓紫棋”和“金龟子”的情况类似吗?“金龟子”的胜诉是否意味着经纪公司其实并无法阻止艺人使用“邓紫棋”的名字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明白公民姓名权的含义。

  姓名权是公民依法享有的决定、使用、改变自己姓名的权利。《民法通则》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冒用。法学理论通说认为,姓名,不仅包括正式的登记姓名,而且也包括笔名、艺名、别号等。

  因此,艺名也属于公民姓名权的范围,只要这个名字能够与本人形成一一对应的关系,就归属于本人,本人就有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和冒用的权利。

  《商标法》第三十一条明确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该条规定的“在先权利”是指在系争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已经取得的,除商标权以外的诸如商号权、著作权、外观设计专利权、姓名权、肖像权等其他权利。

  “邓紫棋”作为邓诗颖的艺名,在作为商标的“邓紫棋”申请日之前,歌手“邓紫棋”已经在文化娱乐领域具有一定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系知名公众人物,与邓诗颖的形象也建立了较为稳定的关系。在此情况下,蜂鸟音乐未经邓诗颖授权,直接将“邓紫棋”申请注册商标,有可能损害邓诗颖享有的在先姓名权。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经纪公司将艺人艺名用自身名义注册成商标后,存在侵犯艺人在先姓名权的嫌疑。

  不过,有几种情况可能排除经纪公司的侵权嫌疑,假如邓紫棋在当初签订的经纪合同中已经明确放弃了艺名的商标注册申请权和商标权,又或者曾经签署过同意经纪公司将“邓紫棋”以公司名义注册商标的书面文件时,就意味着将这项权利让渡给了经纪公司,那接下来解约之后,如需使用“邓紫棋”艺名,可能并不乐观。

  最后,我们可以看到,目前蜂鸟音乐已经注册的类别均不是演出服务的核心类别,而只是如珠宝设计、办公用品等衍生品相关的注册类别,其他类别都在驳回复审等程序中,一方面这意味着即使商标有效,邓诗颖可能也只是无法在这些衍生品上使用“邓紫棋”商标;另一方面,邓诗颖也可以及时启动异议程序或在其他类别上提交新的注册申请,以最大程度保护艺名的商标权利。

  □李振武(律师,星娱乐法创始人)

混乱,一片的混乱!宝座之上,独远接过摩下青花丞相手中的就职宣言,于曲之风,大步而去,随后,左右两侧一文一武,相随独远,曲之风一起前往圣殿之外,宣言就职,和发表就职演说。“轰!”火麟兽抬爪直接一爪踩了下去。 (责任编辑:胡贝贝)